yabovip113.vom

德国队26人名单剖析:“托马茨”回归不等于解决问题

将最后一次率队出征大赛的德国队主帅勒夫今天公布了欧洲杯的26人大名单。2019年初被勒夫“请出”国家队的两位世界杯夺冠功臣托马斯穆勒与胡梅尔斯双双回归完全在预料之中,而法甲摩纳哥前锋福兰德与弗赖堡左后卫京特尔在相隔多年后重新入选才是最大惊喜。除了已提前宣布无缘欧洲杯的特尔斯特根与罗伊斯之外,刚与巴黎圣日耳曼续约的德拉克斯勒也名落孙山。

门将:诺伊尔(拜仁慕尼黑/98场0球)、莱诺(阿森纳/8场0球)、特拉普(法兰克福/5场0球)

后卫:胡梅尔斯(多特蒙德/70场5球)、吕迪格(切尔西/40场1球)、金特尔(门兴格拉德巴赫/38场2球)、聚勒(拜仁慕尼黑/29场1球)、克洛斯特曼(莱比锡RB/12场0球)、哈尔斯滕贝格(莱比锡RB/8场1球)、罗宾科赫(利兹联/7场0球)、戈森斯(亚特兰大/5场0球)、京特尔(弗赖堡/1场0球)

中场:克罗斯(皇家马德里/101场17球)、基米希(拜仁慕尼黑/53场3球)、京多安(曼城/45场10球)、埃姆雷詹(多特蒙德/33场1球)、戈雷茨卡(拜仁慕尼黑/32场13球)、哈弗茨(切尔西/13场3球)、诺伊豪斯(门兴格拉德巴赫/5场1球)、约纳斯霍夫曼(门兴格拉德巴赫/2场0球)、穆夏拉(拜仁慕尼黑/2场0球)

前锋:托马斯穆勒(拜仁慕尼黑/100场38球)、韦尔纳(切尔西/38场15球)、勒鲁瓦萨内(拜仁慕尼黑/28场6球)、格纳布里(拜仁慕尼黑/20场15球)、福兰德(摩纳哥/10场1球)

过去几届大赛,勒夫一般都会征召27名球员参加集训,最终筛掉4人。本届欧洲杯考虑到新冠疫情可能带来的不确定因素,欧足联决定将名单从23人扩充到26人。在这种情况下,勒夫并没有相应地增加集训人数,反而直接就敲定了出征大赛的26人。这个决定尽管有些意外,但也完全可以理解。毕竟德国队5月28日才开始在奥地利蒂罗尔州的塞费尔德集训,而欧足联要求6月1日就确定26人名单,加上德国队的第一场热身赛6月2日才踢(在因斯布鲁克对丹麦),这就意味着勒夫根本没有足够的训练和比赛时间来做最后的考察与筛选。何况26人名单本身已经基本起到了过往集训名单的作用了。

在勒夫公布这份26人名单前一两天,关于穆勒与胡梅尔斯将重新入选的消息便已在各大媒体当中流传开来。加上过去几个月一些相关事件的铺垫,特别是勒夫在2月就决定会在欧洲杯后交出帅印,意味着这届大赛是他在国家队的最后一搏,不用再考虑为2022年世界杯或2024年本土欧洲杯培养人才,两位“大佬”重新入选以解燃眉之急已没有什么悬念和阻力了。而最终,这两位2014年世界杯夺冠功臣也果然榜上有名。

相比于“托马茨”回归的理所当然,福兰德与京特尔的回归则相当惊喜。回归?没错,两人早在2014年世界杯之前对波兰的那场友谊赛就双双完成了德国队首秀。当时福兰德年仅21岁,还是应届德国U21队的队长,而比福兰德小半岁的京特尔当时甚至还没入选德国U21队。

不过那场友谊赛有其特殊性。当时由于拜仁、多特蒙德、阿森纳和皇马等队仍有比赛任务,勒夫其实是带着一支“国家预备队”跟波兰比赛。于是那场比赛,勒夫一口气让8名首次入选的新人首发(包括了戈雷茨卡与吕迪格),总计12人完成处子秀。那场比赛过后,京特尔就再也没有得到过勒夫征召了。因此严格意义上来说,弗赖堡队长不算是正儿八经的国脚。

福兰德与京特尔不一样。2014年11月,在德国U21队完成了欧预赛出线任务之后,福兰德就再次上调了国家队。而从U21队毕业之后,福兰德在2015年9月到2016年11月间更是成为了国家队常客,但未能跻身2016年欧洲杯的集训名单。2014到2016年间,福兰德已为德国队出场10次,还在2016年11月11日客场8比0横扫圣马力诺的世预赛打进了1球——不过那场比赛,人们记住的是首秀即上演帽子戏法的格纳布里。

在那段国家队初体验期间,福兰德踢遍了锋线上的任何一个位置——中锋、左边锋、右边锋,但无论踢哪个位置,这位身高只有1.79米、因小时候练过冰球而体壮如牛且冲击力十足的前场多面手都不出彩,没有给勒夫留下什么积极印象。于是他在接下来长达4年多的时间里,就再也没有得到过勒夫征召了。尽管在这期间,福兰德连续3季(2017/18到2019/20)代表勒沃库森在德甲进球上双,其中2018/19赛季更是交出14球9助攻的“准两双”成绩单,而且对于“游动型9号”的演绎游刃有余,既可在禁区一带背身拿球,又可拉回来传威胁球,其实相当符合德国队对中锋的需求,奈何勒夫就是看不上他,令人费解。

这种待遇,不禁令人联想到另一名曾经的勒沃库森球员——不是中锋基斯林,而是中后场多面手卡斯特罗。卡斯特罗19岁就完成了国家队处子秀,但在持续入选了一年并完成5次出场之后,这位西班牙后裔就再也没有得到勒夫征召,即便他所擅长的右后卫位置多年来一直是德国队的一大软肋。幸运的是,福兰德没有像卡斯特罗那样彻底丧失机会,而是在离开勒沃库森之后,在远离了(德国球迷的)主流视线之后,反而“曲线报国”了!

这个赛季,福兰德在法甲34次出场,贡献16个进球与8次助攻,是五大联赛中进球最多的德国球员。在法甲射手榜上,他排在姆巴佩(26球)、德佩(20球)与俱乐部队友本耶德尔(20球)之后,与斯特拉斯堡中锋阿若克并列第4。但如果去掉点球,16个进球里没有点球的福兰德则仅次于姆巴佩(20球)。

不仅个人产量创造了职业生涯新高,福兰德还帮助摩纳哥双线高歌猛进,在法甲高居第3(还剩1轮,3分落后于里尔,2分落后于巴黎圣日耳曼),并打进了法国杯决赛,将与巴黎争冠。在尼科科瓦奇手下,福兰德主要扮演二前锋,或者跟本耶德尔组成双箭头。

以如此出色的俱乐部表现,福兰德能入选德国队可以说是众望所归,甚至可以说“归”得太晚了。在这份26人名单里,福兰德是唯一正儿八经的中锋,只是他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德式锋霸”,并没有身高与空战优势。勒夫选他究竟是线号位的演绎水平,抑或只是无奈之选?如今德国确实没有更好的中锋了——2019年U21欧青赛射手王瓦尔德施密特在本菲卡表现平平,今季葡超27场仅7球,3月就已落选大名单。更大的疑问在于,福兰德的竞技实力到了欧洲杯这种最高水平的赛事当中,够用吗?毕竟他在摩纳哥并没有得到欧战检验,而以往他代表勒沃库森参加欧冠时表现缺乏说服力。

同样的疑问,在京特尔身上更大。弗赖堡是一家常年徘徊在德甲中下游的俱乐部,京特尔出道至今从未离开过黑森林球场,因此也只在2013/14赛季踢过欧联杯小组赛,外加2017/18赛季踢了2场欧联杯资格赛。京特尔能挤掉埃因霍温左闸菲利普马克斯,以哈尔斯滕贝格与戈森斯之后的第3左闸身份搭上末班车,既与其近两季在德甲的表现出色有关,也跟勒夫经常在现场观看弗赖堡比赛有关。上周六下午,京特尔正是在勒夫眼皮底下完成了一次精彩的半场奔袭,攻破了尼贝尔的大门,帮助弗赖堡2比2逼平了提前夺冠的拜仁。

相比于攻(很)强守弱的马克斯,京特尔传中与定位球没有优势,也不见得是一个在防守上更稳妥的选择。不过京特尔本就是这份名单中排名最靠后的一个,大概在欧洲杯上也很难得到机会,更多只是感受一下气氛罢了。

除了福兰德与京特尔的入选,德国队这份26人名单就没有更多意外了。二号门将特尔斯特根(膝盖手术)与近况回勇的多特蒙德队长罗伊斯已提前宣布退出。勒夫透露,是罗伊斯主动给他打电话,向他说明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他告诉我他有点累,他必须小心,而休息一段时间对他的身体,以及对于新赛季有好处。这在我们这里是不可能实现的。我们现在需要上强度。在训练营里,所有球员都要全力以赴。因此这很遗憾。我也要感谢马尔科的真诚与坦白。我们很想带上他,但我们必须接受这一状况。”

早在3月国际比赛周就已经名落孙山的德拉克斯勒、布兰特、克雷尔与瓦尔德施密特最终都没能入选,也不能算是意外。在这其中,经历过2014年世界杯并在2017年联合会杯上担任队长的小德,无疑是最令人遗憾的落选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勒夫一直都将他视作未来核心来培养,但如今决定割爱。勒夫透露,他跟德拉克斯勒聊过,“他非常失望。”但勒夫认为,小德最近两三年因为多次受伤,在巴黎首发机会相对较少,“他并没有一直展现出自己的潜力。我祝愿他在巴黎找到另一个角色——长期的——然后也会重返国家队。”

至于在3月首次入选但未获得出场机会的勒沃库森新星维尔茨,勒夫透露他会代表德国U21队参加5月底开打的U21欧青赛淘汰赛,并且有可能也会参加东京奥运会。毕竟在维尔茨最擅长的8号位上,德国队已经有太多人选了。相比之下,同为18岁的穆夏拉除了中场中路,还可以踢边锋,而且技术特点更加鲜明,他在狭小空间内横向闪躲的能力在德国队中绝无仅有,能搭上末班车完全在预料之中。

3月因伤落选的利兹联新星罗宾科赫最终挤掉勒沃库森的若纳唐塔而成为第5中卫以及替补后腰,算是一个小意外。中前场方面,大器晚成的约纳斯霍夫曼在与尤尼斯的替补边锋位置竞争中胜出。3月才重返国家队的尤尼斯未能在赛季尾声保持良好势头,在法兰克福失去了主力位置。而且3月的世预赛上,这位黎巴嫩后裔连续3次替补登场都没能像2017年联合会杯时那样带来惊喜,最终错过欧洲杯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无论是科赫还是霍夫曼,都跟京特尔一样属于名单末端的球员,无关大局。

总体而言,这份26人没有什么硬伤,基本符合民意——也可以说是堵住了质疑声。当然,关键还是在于穆勒与胡梅尔斯的回归。对于为什么要找回“托马茨”,其实不用勒夫解释,外界都可以给出标准答案:需要有更多有经验有实力的球员,带领这支信心与稳定性严重不足的德国队。

纵观2018年世界杯惨败之后的这段重建期,德国队尽管在一些细节上取得了进步,像锋线上的格纳布里和萨内已经扛起了大旗,但球队的防守问题与发挥稳定性一直没有得到根本改善,甚至因为去年11月在欧国联客场0比6惨败给西班牙,以及今年3月底在世界杯预选赛主场爆冷1比2输给北马其顿而进一步加剧。

率领德国队夺取2014年世界杯的胡梅尔斯、穆勒和诺伊尔终于重新在国家队集合了。

表面上看,穆勒与胡梅尔斯回归令德国队的牌面实力大幅提升,至少在一头一尾增加了两位独当一面的球星。然而,“托马茨”回归不等于问题迎刃而解。不要忘了,德国队现存的问题是两人暂别前就已经存在。狐媚固然依旧是德国最强中卫,但暂别国家队之前所参加的最后3场比赛,他所领衔的后防(无论是跟博阿滕搭档,抑或带着聚勒和金特尔踢三中卫)在首届欧国联上被荷兰与法国灌了7球。穆勒固然在弗利克手下焕发了第二春,成为拜仁勇夺六冠王的一大功臣,也力助莱万多夫斯基一再刷新各项神奇的进球纪录,但他在2016年欧洲杯与2018年世界杯连交白卷,表现令人大失所望,勒夫似乎弄丢了他的使用说明书。

另一方面,在“托马茨”缺席的这两年多时间里,勒夫在原本属于两人的位置上试验了不少年轻球员,改变了阵型和打法,其中不乏喜人的成果。而现在随着两人回归,勒夫肯定要对排兵布阵作出相应调整(勒夫去年年底接受《踢球者》专访时明确说过,穆勒等人一旦回归就必定是主力,而不会在替补席上当领袖),而这种调整会不会跟过去两年所取得的阶段性成果产生冲突,甚至产生前功尽弃的反效果?

穆勒与胡梅尔斯可以缓解勒夫和德国队所承受的舆论压力,但如果两人在欧洲杯之前的两场热身赛中无法立即发挥领袖作用,给球队在攻守两端都带来明显提升,又或者说勒夫无法在这两场比赛中迅速找到如何用好两人的答案,到了欧洲杯开打的时候,舆论压力只会更大。而那些因“托马茨”回归而失去主力位置甚至是出场机会的年轻球员,又会给出怎样的反应?

从积极的一面来考虑,中卫是这支德国队的一大软肋,特别是“新领袖”聚勒上赛季遭遇十字韧带撕裂的重创之后,而胡梅尔斯的回归可以立即补齐这块短板,或者至少不再短得那么明显,不再严重拖球队后腿。无论是打四后卫还是三中卫,让狐媚带着聚勒、吕迪格或者金特尔来踢,肯定比聚勒、吕迪格和金特尔相互搭配要让人放心得多。

当初勒夫宣布不再征召胡梅尔斯、穆勒和博阿滕的时候,外界其实普遍认可放弃博阿滕,对于穆勒的支持度也不算高,但大部分人都无法理解为何狐媚也会受到牵连。总体而言,狐媚的竞技状态一直保持得较为平稳,无论是在拜仁还是后来回归多特蒙德之后,而且原本在国家队中也是稳坐主力位置。相比之下,穆勒在科瓦奇手下一度跌入过低谷,暂别国家队之前已经主力位置不保了。

因此相比于狐媚,穆勒回归所带来的影响会更大。一方面,德国队在穆勒离开的这段日子里已经确立了以格纳布里和萨内为首的“锋线三小(快)”打法,其中格纳布里表现尤为出色,不仅进球效率高,而且对于中锋角色的演绎非常灵活与创新。但在拜仁阵中,萨内与格纳布里分居两翼,穆勒则主要在两人之间游弋,打法截然不同。穆勒与格纳布里互换位置或许问题不大,最大问题是德国队没有莱万,没有一个进球率高、素质全面且具有极强牵扯能力的中锋。穆勒在这种情况下究竟还能发挥多大作用,不得不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

假如勒夫最大程度地参照拜仁的前场组合,在这3名拜仁球员身前再设置一名中锋——例如福兰德,又会带来另一个问题——克罗斯、基米希、京多安与戈雷茨卡这4名高水平中场就会只剩下2个位置了。很难想象,勒夫会将克罗斯连同打出职业生涯最佳赛季的京多安束之高阁。毕竟相比于缺陷明显的锋线与后防,德国队最有竞争力的一环是中场。为了捡芝麻而丢了西瓜,得不偿失。

当然,勒夫也说过,对于将基米希放回右后卫位置,他会认真考虑。还是那句话,勒夫现在只需要考虑这届欧洲杯的成功,而不用再为之后的事情操心了。既然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右后卫(这份26人名单里只有克洛斯特曼一名正儿八经的右后卫,而且克洛斯特曼近两年在莱比锡都很少踢右闸了),让“鸡哥”回去是最佳选择。

相比于同组的法国和葡萄牙,以及其他几大夺冠热门,这支德国队牌面上的竞争力并不强。以这样一份中锋与边后卫质量欠佳的大名单,想要在本届欧洲杯上有所作为,勒夫必须将手头最好的那几名球员——诺伊尔、胡梅尔斯、穆勒、克罗斯与基米希的作用最大化。在这里面,穆勒能否用好更是关键之中的关键。毕竟除了跑位、进球与助攻,穆勒还是拜仁前场压迫的第一发起者,对于球队的整体攻守平衡会起到决定性作用。如能让他在国家队也起到相同的作用(至少可以在无球状态下发挥相同作用),德国队的下限就不会低。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ianzezy.com/,欧洲杯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